姜糖果

一切只在黎明之前

关于如何日久生情(郑云龙和你)05

没想到这种日常流水账都能写到第五章

Ooc注意避雷

现背

十岁年龄差

相识早

目前两人只是室友关系




        郑云龙最近闲下来就开始看各位朋友的新剧,每天都恨不得住在剧场里。


       小孩最近也闲下来了,每天朝九晚五回家当咸鱼。和胖子的友谊建立的越发深厚,郑云龙稍微晚回到家就能见到一人一猫窝在沙发里,也不开灯;也不动,就等着他来投喂。


     郑云龙生出一种养孩子的错觉。


     不过小孩还是出去了一趟,去了北京,见马佳。


      开票那天提前半个小时抱着手机蹲在沙发边上,郑云龙问你不能坐着抢票呀?小孩摇头,回他你不懂。


      果然,小孩没有抢到票。立马尖叫着站起来在客厅里游走开,边走边骂。郑云龙捂住胖子的耳朵防止它听到,翻个白眼让小孩冷静下来,马佳还有上海场呢?急什么。


      小孩也没有很高兴,摇摇头。开口“可是北京是首场呀,是佳哥的第一场个人音乐会呀?我期待了很久的,千言万语都是想去。”


     郑云龙点点头,看着小孩“我可以去找马佳要票,你真的那么想去哪?等上海不好吗?”


     小孩不在说话只是瞪着眼睛看着郑云龙,郑云龙在心里也在面上翻了个大白眼,扬了扬头“你给我正常点,你能请到假去哪?你们公司不是要开年会?怎么还打算转场呀?行行行,让你去,让你去,搞的你龙哥不让你去一样。”


      郑云龙现在很烦,就是很烦。小孩眼睛自带委屈效果,每次可怜兮兮看过来,原本说不行的就都行了。郑云龙觉得自己这样过于纵容小孩了,很不好,但是又不忍心拒绝。就是很烦。


      因为小孩要去北京见马佳,郑云龙想了想给阿云嘎打了电话,无非就是让多照看一些,重要时刻控制住就行。阿云嘎反问郑云龙既然这么多担心你也一起来呀,郑云龙不知道是那里开始抽风给回了句孩子总要长大,要远行的。


      阿云嘎气得立马挂电话,隔了几分钟又打过来专门骂他“你是不是有病昂,你真当自己养女儿了?大龙你到底怎么个想法你自己不知道吗?真是够了。”


      郑云龙默不作声,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


      小孩收拾好东西去了北京,家里又只剩下郑云龙和胖子。


        四号那天,从下午开始微信里时不时弹出小孩发来的照片,都是领到了多少物料什么的。也有和阿云嘎的合照,到了晚上基本都是拍的马佳。小孩摄影技术还行,马佳在她的镜头里显得格外帅气。稍晚的时候,郑云龙看着手机里穿来的聚餐的照片,看了看在旁边吃粮的胖子生出一种孤寡老人的感觉。


       六号北京下了雪,微信里就开始是小孩玩雪的一些照片,还在雪地里写了郑云龙的名字发过来。小孩是南方人,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几次雪,特别兴奋,拉了梁朋杰一起去打雪仗。


        晚上的时候去看了张超的音乐会,这是郑云龙头一次感叹北京的演出多的时刻。他抱着胖子想起阿云嘎的话,养女儿吗?也不是不可以。






     

这一次主要写了大龙的变化,下一次会有女主的感情变化。

不过没有这么快在一起,因为女孩是一个比较纠结别扭的孩子,想的会很多,可能在一起会比较困难。她很难迈过心里的障碍,因为和大龙认识太早了,不确定那些感觉是爱。

但是保证不虐就是了



    

      

关于如何日久生情(郑云龙)

4[双十一之后生活琐事]

 
 

            女主有名字,两人目前是合租室友关系

 
 

      双十一过后的每一天,郑云龙回到家都能看到门口堆放着两三个快递,大大小小的纸箱,快递袋挡住进门的口。很明显买这些的人还没有回来,不然这些东西就应该在客厅。

 
 

      郑云龙打开门,将快递拿进去但在客厅里,顺便开了灯。最近小孩加班,每天都在晚十一点后到家,客厅里的快递已经堆了几天还没有空拆开。

 
 

      郑云龙稍微有些不适应了,之前的每一天里,他回来整个屋子都是亮堂的。小孩会打开灯、打开电视,窝在沙发里玩手机、或是用平板画图。胖子不是待在小孩怀里就是趴在一边看电视,偶尔也看看小孩。

 
 

       好几次郑云龙都看见小孩抱着胖子在聊天,就很朋友一样,也不管胖子愿不愿意。

 
 

       而现在,回家能看到的就是一团黑和快递。连胖子每天听到开门声就冲出来,看见是郑云龙又骂骂咧咧的回去了。郑云龙觉得不行,谁是老大不知道吗?怎么回事?

 
 

      郑云龙打开电视,想着陪胖子看看剧。

 
 

      再一次听到钥匙转动锁的声音,胖子跳起来冲往门口。小孩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哎呀,胖子你在等我嘛?看我回来开不开心?你说?是不是很想姐姐呀?我和你说,等这个星期结束我就不用再加班了,又可以每天早早的见到姐姐了呢。”

 
 

      等小孩抱着胖子走到客厅才看见郑云龙坐在沙发上“我还以为你已经睡了呢?今天还不休息呀?不过你没休息的话我可以吃一碗面吗?小郑叔叔?”小孩讨好的语气,蹲在地上瞪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郑云龙。

 
 

      郑云龙叹息一口,从沙发里爬起来去了厨房。

 
 

      等郑云龙从厨房出来,就见小孩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拆快递,快递盒子堆在周围。

 
 

      “都买了些什么呀?买这么东西?”郑云龙把面放在茶几上问。“没买多少东西啦,就是一些日常用品呀,化妆品,护肤品加上几件衣服和工具之类的。对了,还有胖子的猫罐头,我同事说这个不错,我买回来给胖子尝尝……,对了对了,我还给你买了一个帽子,特适合你!”周安手舞足蹈的说着自己的战绩,家里因为她不断发出的声响连光都开始变得温暖。

 
 

       郑云龙接过那个帽子,戴在头上。被周安按着拍了拍立得,等照片显出来郑云龙才觉得自己怎么看起来这么傻。嘴里吐槽是不是太丑了点,站起身说困了,睡了。向房里走去。

 
 

       周安耸肩,继续和胖子拆着快递。

 
 

       郑云龙稍稍觉得自己的老父亲人设似乎有些入戏太深了,有些许的不对劲。可是想来毕竟孩子从小看到大的,一时间不在家自己不习惯,这不是很正常嘛。就是胖子越来越黏小孩了,两个人休息在家都是待在她的身边,这不是很好。郑云龙躺在床上,想和阿云嘎吐槽一下,正好看到周安新发的朋友圈。文案写着终于是结束漫长的加班啦,明天开始咸鱼躺。配图是和胖子在快递堆里的合影。郑云龙啧一声,点了个赞。

      

初雪(龚子棋)

最近真的对子棋有些上头

北京初雪快速短打





     还在上课朋友圈就是北京下雪的消息,透过窗看到在路灯下飞舞的雪花,拍了两张照片。朋友圈配上歌发了出去。


     下课路上拍了一些照片发给龚子棋,收到发来的视频通话。点开,有被帅到。


      “下雪了,你看。今年的初雪来的很早呢。”因为初雪,就连说话都温柔起来。龚子棋笑着回答“确实来的早,最近都在排练。你自己多照顾好,出门多穿点,北京还是挺冷的。”


      “我知道啦,对了你新发的微博那张拍立得真好看,特别帅!”想起那张帅气的照片就是一阵心动。


       龚子棋只是笑,没说话。气氛安静下来,只有我走在路上的脚步声,在停车场停下来,找了一辆车,打算写字。


      和龚子棋商量 “你说我现在发朋友圈说雪中代写可以吗?我的字还可以耶!”


       龚子棋笑出声“哈哈,好,可以。你先给我写个我看看。”


       在车盖上写下龚子棋的名字,顺便画个爱心框起来。拍了下来,给龚子棋看“我和你说,幸好你的名字是简单的,要是别人呀,说不定这个车都不够呢。”


       “你这个心画的可以。”


       “待会有人路过看到,还以为是那个粉丝呢?说不定还会激动在学校遇到湖妹呢?你不觉得很有趣吗?”想到这个可能我就很是激动给龚子棋描述着,一路叽叽喳喳走到家。


       还想继续聊就听见龚子棋说“你先去洗澡吧,肯定冷着了。洗完再聊,乖。”然后无情挂断,要不怎么说龚子棋是个狠人呢!


       好在家里有暖气,也不是很冷。快速洗了澡出来,在朋友圈发了刚刚写了龚子棋名字的那张照片,配上文案雪地代写。


       很快收到评论,徐均朔让写个吃烤山药,不愧是他。相比之下方書劍就可爱多了,就是单纯吐槽我发展生意怎么还秀恩爱,夹私货。其他也就是一些有的没的,什么羡慕呀,酸了之类。


        还在想一个好的价格又收到龚子棋的视频,接通就听他说“我给你唱首歌听吧,今天不是初雪嘛?我又在上海的。”


       那是我朋友圈分享的歌,鬼怪的插曲《初雪》。我记得龚子棋不会韩语,虽然现在唱的也不顺,可心里暖流淌过。


     “初雪快乐。”

     “龚子棋,我好喜欢你呀!”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回想了对方的话一齐笑出声来,我低下头,脸开始窜红,最终抬起来看着屏幕里的人郑重的说“龚子棋,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对面的人同样满脸通红,笑着点头回应“我也喜欢你,而且我还跟想你。”



      大家初雪快乐呀,悲伤的事情总是来势汹汹,让人难以接受。但也不要忽略生活中这些美妙的事情,也许这个世界不会越变越好,可每一天都祝愿大家都能平安喜乐。

 

     晚安


     


关于日久生情[郑云龙]

3.害怕交流

     女主有名字

     周安

     这是个真实感受,因为我自己就很害怕别人那些试探的问询,不知道情绪从何起,但无法忽略。只要这样的心情冒起来,我就难受。

     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没有这么多对于外界的恐惧。

     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一篇

    


      郑云龙回到家,你自己在沙发上躺了三个小时,胖子趴在你旁边。

       “吃东西了吗?”这样的情况郑云龙已经屡见不鲜了,只是问有没有吃饭。不过多半是没有的,果然你摇摇头。郑云龙一个白眼,去查看冰箱还有什么能吃的。

      “你不是今天不回来吗?”突然反应过来,郑云龙之前说八号不在家的。原本是想这样和胖子待到夜晚点个外卖解决今天生活的。

        “我要是不回来,你岂不是得死在这了。看你那样!”厨房传来声音。

        “不至于,你不是明天就回来吗?饿不死。”

         “我担心胖子行吧。”

         听到他的话,摸摸身边的胖子。一脸怜悯“姐姐还想带你加餐呢,可惜,你爸回来了。”

         胖子只是觉得生活太难了,眼前人太蠢了,不过它才不要管,只想做一只快乐的小猫。

         郑云龙在厨房忙碌,你有一下没一下划着手机。突然收到微信提示,点开。

          [小安,不知道你爸妈是做什么的?看我爸妈认识吗?]来自一个不熟悉的头像。

          懵逼一分钟后突然想起,今天回上海的飞机上隔壁的男生找你加了微信。心底看着这条信息生出恐惧,那种莫名的,对于外界,对于人的恐惧。出于礼貌是要回复的,可有时候礼貌呀真的让人很难受呢。

        坐起来靠在沙发上,天在慢慢沉下来,黑夜一点一点涌入房间,填满。

        写下一条微博,点击发送。想了想还是回了消息[只是开杂货店,应该不认识的。]

        心里想着最好不要回。

        郑云龙手机收到提示,点开自己的小号就看到首页一条消息写着[对不起,我还是很害怕这个世界,害怕与人交流。]

         郑云龙眉毛拧在一起,探头看了看客厅。天暗了下来,还没有开灯,依稀看到沙发上的人影。

         他点开微博,看着那条微博沉默着。

         “灯也不知道开,你觉得自己眼睛很好呀?”郑云龙开了灯,让你过去吃饭。

         在餐桌上,看着郑云龙,突然很想知道为什么。

         “郑云龙,你为什么要租房子给我?你不是说我娇气,事多,脾气不好吗?”

         “是不是你自己毕业问我哪里房租比较便宜的?我正好换了个两居可以租给你,免得你自己在外饿死。你那个房间我还是从嘎子手里拿回来的,本来他是预订的了,你知道吧!娇气那些不是住一起之后才发现的吗?那我还能赶你走?钱都交了,再说我也做不出那事。”郑云龙振振有词。

        你点点头,压下心里的焦虑。“那还要感谢你捡我回家,还给我一口饭吃了。说实话,我们认识的这些时间里,会觉得我很讨厌吗?”

        “你能有多讨厌,反正我这几年看下来就觉得你吧除了傻其它什么都好。”

         好难呀,和郑云龙沟通真的太难了。沉默下来,想要说一下发生的事情,可还是觉得要自己处理好之后再说更好。

        “我只是突然觉得很难过。大概是今天太累了吧。”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是有很多缺点,但那些都不重要,你的优点比那些缺点更重要。你明白吗?难过也没什么,难过就歇着,别的事都有我。”郑云龙心里为这样的你升起难过的心情,在他心里,你是可爱的小太阳。不过,小太阳也有下班的时候。

        心里突然升腾出一种叫做感动的情绪,很是郑重的点头。“嗯!事情解决了我就和你说说。”

        手机再次收到微信,还在询问家里的店名。想了想,要是在飞机上拒绝也行就没有这些了,但是我没有,现在必须要解决掉。看着那句带着明确试探色彩的话,没有回答。

         没有办法,就是害怕这样的试探,即便是好意。


         

     


猫(仝卓)

      中戏师兄妹,有名字。


        


        走廊里都是大家收拾行李的喧闹声,我抱着小黑穿梭在各个寝室里,询问假期留在学校的人能不能在这期间帮忙养几天小猫。是的,小黑是我的猫。


        可惜考虑到过年,大部分人都要回家实在养不了。留在北京的也各有各的原因,不能帮忙。


        逛到表演系学姐的寝室的时候倒是有一个学姐愿意养,我记得她,很喜欢小动物,家在北京,温柔学姐,重要的是很漂亮。几乎一瞬间我就决定将小黑交给她,可惜最终选择权不在我手上,要看小黑的意思。小黑从我怀里探出头,看了看学姐,转头钻进我怀里。我知道,它不愿意跟她走。


       没有办法,我只能尴尬的笑着道歉。说自己的想法没用,得看小黑。好在学姐不在意,只是觉得可惜。她告诉我,要是实在小黑选择不到人,可以再来这里一次。不然就只有辛苦你带回去了。


        这倒是没错,可猫咪不能带上飞机,火车。况且我回家路上时间长,也不想让小黑跟我一起折腾。


        想着继续去下一个寝室看看,另一个学姐叫住我“怎么不去学校里看看,寝室不行不是还有学院嘛?这么大个学校还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吗?”是呀,我怎么没想到应该出去看看呢。连忙谢过学姐,抱住猫就往外冲。只听见后面学姐喊“你慢点,陆葭!”


         出了宿舍楼,一路上小黑对周围遇到的人和事物没有丝毫兴趣,它早就习惯我的学校了,在怀里耷拉着眼睛,时不时瞥一眼走过来的人,随即闭上,过于傲娇。


          我忍不住吐槽“您的要求还挺高,要是都看不上我还是想办法带你回家吧!可真是我祖宗了。”


          小黑听了话还是懒懒的不理我,我开始反思自己当初怎么就养了这么一只猫。


           路过男寝,小黑从怀里跳出来落在地上。在寝室门口徘徊了一会,蹲在楼梯边不动了,对着我叫了两声。


          我蹲下来,摸着它的头。“所以你是要找一位兄弟咯?可是我也不能进去呀。不然我们就在这里等,这里来来回回的你看中谁就喵一声,怎么样?”太悲惨了,还要和猫打商量。


         小黑不做声,几分钟后又跳回我怀里,我懂它是同意我说的了。我心里想,但愿是个靠谱的人吧。


         如果哪天你路过就能看到在男寝门口站着一个女生,怀里抱着只白猫。每走过一个男生她就摸一下猫,显得格外可怜。不知道还以为是那个被渣的学妹,来找说法呢。


         现在最庆幸的是这栋寝室楼是大四学长的,不会遇到同学,不然就太尴尬了。“陆葭?你在这干嘛呢?等谁呀?要不要我帮你叫出来?”好嘛,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看着刚从楼里出来的男同学,平静摇头“等一个有缘人。你快走吧,别挡着我。”


           我不知道小黑怎么想,反正再没有合适的人出现我就要疯了。不报什么希望的低下头,看着眯着眼的小黑。真的怀疑它是不是故意整我,这样下去怎么可能会遇到合适的人。


          “喵,喵,”小黑喵了两声从我怀里窜出去,我心中大喜,还真出现了!眼神跟着小黑,它在一双拖鞋旁停下来。没等我视线上移,主人蹲下来抱起小黑“欸,小白!好久没见了!”


         等等,这个声音?哪位老师吗??噢,不是,是仝卓。


         仝卓,中央戏剧学院歌剧系大三,民歌小王子。声音动听,待人温和,总是笑意阳光的,就像是他现在的模样。


         不过,现在应该先解决猫的问题。“学长你好,这是我的猫,叫小黑。”


         仝卓没抬起头,逗着猫“原来是被学妹收养了,这不是只白猫吗?怎么起名叫小黑?”


         我都分不清是在我问还是在问小黑,但总不能不回答“因为罗小黑。可能学长不知道。”


        仝卓笑意浓烈,眉眼弯弯抬起眼。“我知道!”


        他在表达自己的友善,有一瞬间我沉浸在他刚刚带给我的欢快中。幸好,猫叫了,唤醒了我


        “学长放假待在北京吗?小黑很喜欢你,能麻烦你放假期间养着它吗?我,我可以承担费用的!”生怕他不答应,毕竟照顾一只猫也是需要时间的。


         “好呀,交给我吧。”我还没说更多的理由他已经同意,事情发展的过于顺利。


          隔天,将小黑交给仝卓便赶着车回了家。在家期间,经常收到仝卓发来的小黑的一些视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玩闹也有待在各个地方睡觉,偶尔会有仝卓给猫唱歌的。每次看,都感叹声音真好呀。


         过年那天照例收到仝卓发来的视频,北京比平常显得安静,没有烟花爆竹,只有路灯上的红灯笼显示是在过年。餐桌上也就比日常视频里多了两道荤菜,小黑倒是比较活泼,在电视机前跳来跳去。我突然想,也许这就是小黑选择仝卓的原因吧,他内里是一个孤独的人。


         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拨通这个对话,屏幕里出现仝卓的脸,他有些不明白。


         家里小孩都在放烟花,不自觉放大了声音“虽然现在不让燃放烟花爆竹,但我们这里,天高皇帝远的还是可以的!我给你放噢,你和小黑可以一起看的!”


          拿了一支香,屋外的空地有放好的烟花。跑过去点燃再跑回来“马上就有了,你等会!”


          烟花冲出纸箱,飞向天空。在空中发出声响,开出绚烂的色彩,一瞬而逝,不等完全消散,下一发接踵而至。


          仝卓看着手机屏幕里,女孩在黑夜里来回奔跑点燃一支一支的烟花,天空因为烟花映出远处的山影,连绵不绝。耳边全是女孩的欢笑声,似在眼前。仝卓怀抱着猫,嘴角扬起笑,心想,是个不错的新年。


          即将到来的零点倒计时,仝卓坐在北京看着电视,陆葭站在乡村屋外。他们都在等待最后一秒的到来,不同的是,于仝卓预示着到第二天了,该睡了。于我是乡村夜晚的开始,从这一刻去天空不会有空闲的时刻,每分钟都有几十,几百发烟花一齐飞上天空,在空中炸响,绽放。这样的盛宴要持续到凌晨六点,然后开始放鞭炮。总之不要想着睡觉了。


          “三,二,一!新年快乐!”最后的时间在每个人的激动下落幕。


          “仝卓!小黑!新!年!快!乐!”伴随女孩声音的还有远处的人声,依稀听见点火二字,声音传出话筒的时候。仝卓有一瞬间后悔没有离远点,不过看到小黑直接给震起来也是好笑。


          “你一定没有感受过南方的除夕夜,是时候给你展现真正的实力了!”女孩跃动的声线,屏幕上是天空接连不断的烟花。


           仝卓接连两年在北京过年,因为独自一人没有太大欢喜,可今年还是不一样了。


           年后提前回了学校,和仝卓约在学校门口的奶茶店。


          “好久不见呀,小黑。有没有想我?最近开心吗?和师兄在一起怎么样呀?”奶茶店里,女孩抱着猫不停的询问着,仝卓坐在对面,他在准备考研。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时间从中溜走。


          新学期每个人都格外忙碌,没有刻意约见,再见面已是三月。照常领着小黑在学校操场闲逛,从远处传来声音,抬头人已经窜到身前。


          仝卓蹲下身把猫抱起来,和我一齐走在跑道上。问我“最近怎样,没怎么见到你呀?”


          “新开了课,每天都在为作业秃头!师兄呢?考研准备的还好吗?”


          “我还行。上次没问你那个专业来着?”


          “舞美咯。”


          “那你要努力呀,以后有什么打算?”


          “其实,我想去剧场。我以前因为看了音乐剧《猫》当时就觉得舞台好棒呀,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做出很棒的舞台呢。”


           仝卓笑了一下,有些意想不到。“大部分人看完《猫》都是想做演员,你倒是有意思。不过好的舞美也很重要。”


          点点头,下午的阳光把影子拉长。分别的时候仝卓说“你要加油呀!陆葭。”


          时间很快,暑假开始留在北京剧场实习。偶尔会和仝卓一起吃饭,聊聊近期状态之类。和仝卓的关系也越走越近,他成了我在这个城市最依赖的人。某些夜晚,我们坐在露天的烧烤摊,他会说一些有意思的故事,然后开始唱歌。一般这种时候都会收获邻座的掌声,偶尔也有喝多了一起嗨的人们。


         好在从来没有和人发生争执,我总觉得要是出事战斗力都不行跑得跑死。


         九月的时候,学校准备晚会。因为在剧场实习的缘故,负责了幕后工作。发微信问仝卓会不会参与演出,他说因为要考研了,不参与。还是让人很可惜的。

  

        晚会还是很顺利的,毕竟中戏嘛。谁没点才艺呢。

        

        收到仝卓微信的时候已经在收拾舞台了,演出结束后的礼堂只有来帮忙的学生。仝卓从侧门进来,告诉我舞台做的很好,很多人都在夸奖这次的舞美,我特别开心,也算没有白实习呀。怎么说也是在剧场磨过来的。


         “欸,不枉我在剧场这两个月呀。”


         “给你得瑟的,很开心吧。”


          “当然!”看着还没有完全拆除的舞台,突然很想听仝卓唱首歌。“你想唱歌嘛?现在?”

         

           他站在座椅边上,默不作声。就在我思考应该换一个什么话题的时候,听见他问想听什么。当时脑中闪现出歌剧魅影,顺口问了出来。“行吗?”


          “那是,行呀,怎么不行!”仝卓说着话往舞台上走。他站在台上,缓缓唱起歌,周围人因为他的声音停止工作,大家安静下来。整个礼堂一时间只有仝卓的歌声,他属于舞台。



          “刚刚真的太棒了!好厉害呀!超级好听的。”和仝卓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表述刚刚激动的心情。今天有很多话想说,因为自己,也因为他。


            “是吧!我不错吧?”他看向我,笑着,眼睛亮亮的,像一只等待奖赏的小狗。鬼使神差的我踮起脚伸手拍在他的头顶,语气轻柔肯定“嗯!很不错!”


            仝卓盯着我的手,稍微低下头。只是笑,无话。我移开自己的手,像无事发生一样往前走着,只是无法忽略自己快速跳动的心脏。


           又到年尾,照例将小黑交给仝卓照顾。一切如去年,只是这次我缩短了在家的时间。


           为了考研,仝卓在校外租了房子。我到的时候是下午,等待开门的几分钟里快速拿出手机看看自己怎么样,对他是喜欢呀。


            门刚打开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里,声音在头顶“嗯,给你留了几分钟准备时间是不是太正确了?”很好,他都看见了!真是要疯了。


            我埋在衣服里,只觉得他好讨厌,可以退掉吗?





  一个彩蛋


         毕业后我留在北京人艺,参与舞台设计。总之就是有演出的时候真的好忙呀。仝卓因为参加了声入人心而小有名气,我只觉得他们都好帅!


        节目播出的时候也有讨论过,我问他能不能给我要一张大哲的签名照呢?照片我提供。一开始是满口答应的,可我照片传给他他就不愿意了!还说这个不行。


        腹肌怎么就不行?身材好不可以吗?我为此据理力争。


        只收到一个微笑的表情,不过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九月,《罗小黑战记》上映。难得这天我们都休息“仝卓卓,我们去看小黑吧?”


         仝卓一脸是不是疯了的表情把小黑抱起来,举给我看。

    

         我无奈,夺过小黑。“是《罗小黑战记》啦!小黑,晚上我们一起去看你兄弟好不好呢?和你一样超级可爱呢!”(罗小黑表示,这个女人疯了,能不能管管。)


         

       


      

           

          


        

         

          


          

           

        

         


 

        

   

         


        

      


我应该再去看一些好的文字再来写长篇,有一些想法,但总是写着写着就变味了,还是文字表述能力不行。主要在于看的少,尝试的少。回想自己阅读高峰期,什么都在看,一个月少说也有三本完全读完的书。大约是懒惰了,最近一两年阅读量明显下降,以前觉得还好。开始尝试写文才意识到完全不行,偶尔还是很难过自己的不足。因为有一些想法想要很好的写下来,所以目前来说应该不会动笔,只能写些愉快小日常用作练习。


关于日久生情(郑云龙)

       2.蚊子
           持续更新
  

     

       “啪”又是一只蚊子,真的太难受了。从回家到现在,每天晚上都是和蚊子的激战时间,可惜永远是我单方面被吊打,实在是寡不敌众。

         屋里让人睡不着,蹋了拖鞋去阳台吹吹风,冷静冷静。

         夜晚九点的山村已经没有多少灯火,望过去都是黑沉的山影。

         “叮咚”微信提示消息,点开发现是郑云龙。

         (你走之前说什么时候回来着?)行呗,郑云龙没记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八号,我买了八号的飞机回来。)为保准确,我还特意看了一眼订单消息。

        (嗯,八号我估计不在家,你回来记得喂一下胖子。)不在家吗?看来行程很紧张呀。

        (好,对了我昨天刚去看了《中国机长》你总是飞来飞去的,多注意噢。)想起回乡之前去看的电影,不免对飞行有些担忧。

        (知道,你现在干嘛呢?)你看他也不跟我聊聊电影,好无趣。

        (我呀,和蚊子进行交流了。你说该怎么做才能让它们放弃叮咬我呢?明明在上海也没有什么蚊子咬我啊)差不多算是抱怨了,没办法,蚊虫真的是太讨厌了。说话间,又拍死一只,手上留下一丝血迹。好烦呀!

        (没用驱蚊水那些?你别挠,到时候很难消下来。上海没蚊子哪是胖子都给玩没了。)郑云龙做个人吧,你这么说胖子知道吗?

        (用啦,没用!算啦,你干嘛呢?)还是让我们绕开蚊子的话题吧。

        (在家看剧本呢,明天得去李琦那录歌。你要先听下吗?)刚接收到信息,视频电话就发过来了。

          点开,就是那张怼着屏幕的脸,好在我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看起来像是几天没洗的头发,穿着件灰色的家居服,靠坐在沙发上,胖子趴在肚子上,太和谐了。

          郑云龙唱歌时最动人,即便是夜晚不修边幅也能在歌声下忽视外表。偶尔也会觉得太神奇了,明明在舞台下是这样一个人,只要上了台就可以是最耀眼最迷人的存在。

           “想什么呢?我歌都唱完了。”

           “我想起之前佳哥的一个采访,他说他很迷你的舞台,太迷人了。不过也强调私下不迷,我觉得说的一点都没错。佳哥说的太对了。”

           “我看你是觉得马佳最迷人。”郑云龙是不是选修了变脸?不过既然说到马佳那我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不瞒你说,我觉得没有人会不喜欢佳哥。而且,你作为兄弟,作为朋友也很喜欢佳哥不是。欸,太优秀了!”没办法,真的太喜欢佳哥了。“对了,郑云龙。我回上海之后想吃你炒的虾,我去买!去买最好的!大厨动动手就好。”

          郑云龙没怎么说话,只是轻轻看了我一眼,点点头。我知道,他答应了。

         看了眼时间,也有十点半了。就挂了视频。

        从播放器里放一首郑云龙的歌作为夜晚的调味剂,夜更加深。一眼看过去,山的影子都要埋在黑夜里,只有阳台的一盏灯。

         黑夜大多时候是可怕的,但有歌声做伴,舒适度大大得到提升。或许,舞台下也有迷人的时刻呀。

            

            

关于日久生情(郑云龙)

 1   [是不是眼里只有马佳]

     持续更新

     差不多就是郑云龙和女主之间的小日常

     室友关系(其实是大龙把自己的一间房租给了女主)

     注意,因为女主缺根筋,不觉得和大龙之间是爱,所以目前没有在一起

    年龄差,设定女主2015年读大学认识的大龙。

    不虐,沙雕小甜饼路线

    后续会解释两个人的相识的

      

        这不是建国七十周年嘛,一些军旅题材的剧找上郑云龙,郑云龙想来想去还真接了一部长征的音乐剧,最近每天都在试军装。

       郑云龙穿着军装在客厅最起码走了十遍了,一开始我还是满心夸奖,现在只想揍他。

       “你没事穿着演出服在前面晃什么呀?”他实在晃的我眼晕,太烦躁了。

       “不帅吗?”又是这个问题,已经不想回答了。

        “这和你一直动来动去有关系吗?不用走下来看剧本了吗?再说了,你这都挡着电视了,待会佳哥就要出来了,你不要挡着我看佳哥!”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可以安心看佳哥,太难了。

        “我说你怎么一天到晚惦记马佳?”郑云龙直接站在电视前,完全挡着视线。

        我要是能打的过郑云龙我现在就动手,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

        “因为佳哥帅呀!哎呀,你不要挡我啦,马上佳哥了。而且您这个演出服真的太帅了!完全把您的帅气给展现出来了。”胖子一定觉得我很假,不然怎么会抬眼瞥我呢。

        郑云龙点点头坐下来,随手拿起茶几上的葡萄。“你国庆打算怎么过?”

        我看了他一眼,眼睛又盯回电视。“回家呀,不回家干嘛呢?”

         “我有几个演出要去看吗?”剥了葡萄递过来给我。

          “我都看了你多少演出了,好不容易放假我要回家。”接过葡萄边吃边说。

          “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我的演出你都要跑去看的。”

          “我再次声明,我看你演出的时候已经大一了好吗!小时候这个说法不妥。何况那个时候不是没什么人嘛,这两年观众也越来越多,节目出来后更是一票难求,也不缺我看了呀。”这倒是实话了。

         “你大一也就十五岁,我觉得小时候没说错。那你自己回家注意安全。”

         “哎呦,知道了。哇,佳哥出来了!!唱的太好了!佳哥好帅呀!”马佳唱歌真的太好了,不愧是我拿着爱的号码牌的男人呀。

         郑云龙在旁边抱着胖子,摇摇头。现在很想用搜索引擎询问,小孩太傻了,太爱自己兄弟了怎么办?

         我的孩子?不,只是爱称。郑云龙是这样认为的,他认识眼前这个女孩其实也没有太多年,和嘎子当然比不上了,可算起来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感觉格外微妙。很多时候郑云龙都是下意识去护着她,照顾她。

         爱吗?一定要说爱的话,郑云龙觉得是长辈爱吧!(胖子:你醒醒。)

       

         

可能否

     【怎么说呢,总之就是没有写好有些抱歉。第一次写声的CP文,请见谅了。

      在这个故事里其实就是方方的一个暗恋,周围人虽然察觉到了但是也用各自的方式保护着他。方方对阿嘎是执着的,是嘎子的追光者。而嘎子更多的是作为兄长对他的关爱,觉察到方方的想法,会思考怎么才能不伤害他。大龙就是简单的好友关系。】

     马上又是新一年的十月了,时间又要到达冬天,就像歌里唱的一样。

     新开学,作为学长自然忙的团团转了。暑假那一段时间里,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准备音乐剧的巡演。曾经总说自己连替补都不是,现在也慢慢成为一部剧的男主角。

     说起感谢的人有一大堆,其中郑云龙当属第二,而第一是谁呢?它觉得没有什么不能提起的,但大多数时候,方书剑还是下意识避开这个名字。他知道自己对于这个名字,这个人有不一样的情感。多动症方书剑觉得,这应该成为自己的秘密,每个人都有秘密。

     信终场的时候,龚子棋电话连线了郑云龙。他听着郑云龙说的那些鼓励的话,心里很是激动,他是真心很感谢郑云龙的。散场后的酒店里,再次接到郑云龙的电话。

     ”方书剑你干嘛呢,要休息了吗?今天是挺累的,记得好好休息,我都听说了,你表现的很好,你很努力,很适合。真的,我们都相信你可以会成为很优秀的音乐剧演员的。“方书剑听着这些话很是感动,但又有些不明白,突然这么煽情不像是郑云龙的作风呀?

     这边刚挂下郑云龙的电话,龚子棋找上门了。

     看着他进屋欲言又止的模样,方书剑先行开口。"你不会也要说一些鼓励的煽情话语吧?都怎么了?“

     龚子棋摇摇头,在床边坐下。很认真的盯着方书剑,皱着眉,他想不明白。

     就在方书剑觉得要不要赶人出去的时候,龚子棋问”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想不明白,就唱个歌不至于吧?“

     方书剑没有正面回答,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郑云龙说让我多注意注意你,说你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多机会。你最近要是觉得音乐剧排的太满就休息一下,反正也快开学了。你不要太受角色影响,不要有压力,放轻松。”龚子棋突突说了一大堆,让方书剑放轻松,不要被影响。所以其实他不知道呀。

      方书剑想幸好自己问了一句,不然就自爆了。好在龚子棋是个傻瓜。

     顺着话,方书剑点点头。问“你有没有遇到过很在意的人,你会怎么办呢?"

     直男发言如下”在一起呗,不然怎么办,你喜欢谁呀?"

     方书剑哼一声,“要是那么简单我还来问你?你别管我喜欢谁了。反正没什么机会就是了,我只是觉得现在也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龚子棋是不理解的,他只能按自己的想法说话“就算没有那么简单,可要是我,我就是认为应该在一起的。当然要是她不喜欢你这个另说,但你有没有想她要是也喜欢你呢?什么叫做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不喜欢这样,没在一起就不是好,我是觉得不能错过不是。再说,你也长的很帅气呀,不差啊是不是!去努力努力就成了呀。”

      这说明不能和龚子棋聊深刻的感情,他太耿了。

     方书剑眼睛一转,笑意盈盈看着他。语气有些害羞。其实,我很喜欢你的,你知道吗?

      龚子棋一下跳起来,暴躁起来“你少来,少看李向哲分享的那些小说,活在梦里呀。我走了,走了。”

      方书剑大笑目送他出门,在他即将关门停下笑,神情真挚。你放心吧,我没事,哪有那么脆弱,快走吧,我要睡了。

      龚子棋转过头,看着在床上的方书剑点点头。

      他相信方书剑会没事的,他一直就知道他的能力。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手机,点开阿云嘎的头像,在对话框敲下【他睡了】发送。隔几分钟收到回信【好的,麻烦你了,子棋】。

       在另一边,郑云龙看着阿云嘎回完信息。“你对人小孩好点,他其实就期待你一句夸奖,你说你作为大哥给发个夸奖能怎么样,他还是孩子,需要鼓励。”

       阿云嘎看着窗外的黑夜,“大龙,就是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所以我应该多考虑考虑他,我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啊,他会有自己更美好的将来的。”

       郑云龙一个白眼,“对,谁有你考虑周到呢,反正你别伤害人家,小孩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再过十年他也就到我的年纪,你,你都六十了。”

       是是是,我老,我老。就我老,你们都年轻。

       因为世界男篮开幕式请了声入人性的成员来演唱歌曲,基本上半个节目的人聚集在这里,为这场盛大的聚会助力。连续几天都是和兄弟们一起排练,像是回到了去年节目录制时候的感觉,大家聚在一起,开心快乐。

      上场前大家就开始在朋友圈各种刷屏,虽然照片大同小异,但大家激动嘛,很正常。方书剑,张超,黄子弘凡三个人甚至还拿了梁朋杰的照片一起拍了照片发到他们的小群里【给你也安排上了,@梁朋杰】,表情包大户梁朋杰立马回消息,各种酸气表情包刷满微信屏幕。四人群里嘻哈一阵。

      方书剑手机跳出阿云嘎的信息,点开是祝福他今天的演出顺利,让他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就可以。正要回又收到一条【你很棒】。方书剑很是激动,马上回信息过去【谢谢嘎子哥,大家都在我不紧张】。

     再回到四人小群里,看见梁朋杰酸归酸,还是给三人发来真挚的祝福,让大家好好不表现,会看直播,不要丢脸噢。

      其实这种大场面难免紧张,但今天一起演出的确实都是自己人,方书剑格外有底气,甚至在心里默默为这次的搅和想了个名字{十八铜人},男孩神奇的脑回路。下场后把这个名字发到大群里,引起一整吐槽,说这实在是太土了。

     回到学校,一切平静下来。无聊的时候又翻看了声入人心的节目,方书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参加节目,遇到这么多的兄弟,结束后也没有断了联系。

     看自己和阿云嘎的一些互动也会觉得好玩,他真实的感谢,让他可以接触到阿云嘎,让他的心里有一个秘密。不过貌似这不是秘密,没办法她们粉丝太敢想了。

     看到选人那一段,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眼泪是抑制不住的,他真的很开心能被选择在一组,成为他的组员。

      梁朋杰说自己以前是在追光外,现在也能站在灯下歌唱。方书剑想起在一个只有自己和阿云嘎的花絮里,自己说我有一个姐姐,要不要给介绍一下呢?也不是什么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上海地铁人真的很多就是了,在地铁里,方书剑注意到前面的女孩在看声入人心的视频,出现自己穿着红色卫衣的镜头时,弹幕全部都是【方方别回头】【不要回头】方书剑懵,但下一秒出现的镜头让他明白,他想云次方嘛这不是。

       想起之前在节目的时候贾凡说,{方书剑,你只有和我的CP才不是虐的,太惨了}那时候他还不懂,后来他就明白了。原来他和阿云嘎叫云中书。

     不过,你能回头吗。其实他确实不能回头,对方书剑来说阿云嘎是在前方的人,他想要达到他的身边确实不能回头,只能一路向前,要目视着前方才有可能站在他的身后,成为他的伙伴。

     他想着,万一哪一天阿云嘎回头呢,只要他一直努力,他就能一回头就看见自己。

     耳机里是石凯和圣权的歌{可能我撞了南墙才会回头吧},方书剑想,才不要呢,我才不会回头,我的光在前方。



七夕赶不上了,我的文档目前一片空白。惨(。•́︿•̀。)